麦梓俊_“追星族”和他们背后的“黑夜”

- 编辑:龙毅新闻网 -

麦梓俊_“追星族”和他们背后的“黑夜”

  麦梓俊
“追星族”和他们背后的“黑夜”

  至潮新闻网呼和浩特7月28日电(记者任军川、刘懿德、魏婧宇)“城市里看不到太多的星星,这次来草原,满天的繁星特别震撼!”来自山东省济南市的10岁小朋友张应悦,跨越800多公里,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正镶白旗明安图镇。在正在举办的2019天文爱好者星空大会上,很多像他一样的天文爱好者第一次看到了天蝎座、飞马座、蛇夫座……

  天文爱好者星空大会是由北京天文馆《天文爱好者》杂志社发起的一个观星交流盛会,自2005年开始举办至今,规模越来越大,每年就吸引了上百名天文爱好者参加。

  辽阔的草原远离城市光污染,为像张应悦一样的天文爱好者提供了极佳的观星条件。据《天文爱好者》杂志社社长李鉴介绍,麦梓俊近年来,随着中国天文科普的发展,以及航天事业发展的带动,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星空。

  张应悦说:“我找到了在夜空中看星座的乐趣。”张应悦的手机中没有安装什么游戏软件,却关注了中国国家天文、漫步宇宙等天文类公众号。三年前,父母为他买了一台天文望远镜,他最喜欢用它看月亮、土星和木星。今年是他第一次参加星空大会,希望能认识更多“追星人”,一起探讨宇宙的奥秘。

  12岁的北京女孩马林泉,是一位有9年资历的天文爱好者。今年也是她第一次参加星空大会,参会第一天就认识了两位同龄好友。马林泉说:“我们都喜欢猎户座,所以特别聊得来。”

  这位说话腼腆的小姑娘,在谈到星空时就变得滔滔不绝。“仰望星空时,我感到时间与空间上的近似无穷,让我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,但是我不会因此而自卑,我要进一步探索星空。”她说道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,不亚于璀璨的繁星。

  星空大会上的“追星族”,有少年儿童,也有古稀老者。70岁的吴世英是湖北省十堰市的一名农民,1987年观看了一次日偏食后,便迷上了“追星”,至今已参加过9次星空大会、观赏过10次日食。

  “这几年来,中国哪里能看到日食,我都去。就像夸父一样,我追着太阳跑。”吴世英哈哈大笑道。吴世英被爱好者们戏称为“现代夸父”“天文圈最酷老男孩”。

  在十堰市郧阳区大山里的家中,吴世英在房顶上建了一座小小的天文台,他还资助当地的小学和留守儿童家长学校建设远程天文教育基地。他说,希望孩子们有更多的机会仰望星空。

  随着“追星”热潮的兴起,“护星”的工作也在展开,一类由科学家、行业协会和爱好者们共同发起的名为“暗夜保护”的科普工作,正在中国多地展开。业内人士任小东说:“城市的灯光无法熄灭,但是希望在有条件的地方能够留住一片暗夜,让大家看到璀璨的星空。”

  2014年,中国第一个暗夜公园在西藏阿里建立,目前国内已在西藏阿里、那曲,山西太行洪谷,江苏野鹿荡,江西葛源建起5个暗夜保护地。

  近年来,暗夜保护工作从深山草原逐渐走向了城市,许多城市在规划城市照明方案时,提出控制光污染的措施。

  浙江省杭州市于今年4月发布的《杭州市区城市照明总体规划(修编)》中,首次提出“黑天空”的概念,是首个将黑天空概念引入城市照明规划体系里的中国城市。

  根据该规划,杭州将在西溪国家湿地公园、良渚遗址保护区、森林公园核心区等9类地区设置黑天空区域,这些区域可设置功能性照明路灯,但是完全不设置景观照明灯,在满足照明功能的前提下,让城市的一部分天空暗一点。

  据规划编制组负责人、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光环境设计研究所所长王小冬解释,把看星星的权利还给孩子,把安静的夜晚还给鸟儿和动植物,“该亮的地方亮起来时,也要让该暗的地方暗下去。”

  “手可摘星辰”,是每一位“追星人”最大的梦想。“希望以后在我家阳台就能看到猎户座。”马林泉说。中国各地开展的暗夜保护工作,正在将星空还给自然。